赵客缦胡缨,吴钩霜雪明。

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。

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

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

闲过信陵饮,脱剑膝前横。

将炙啖朱亥,持觞劝侯嬴。

三杯吐然诺,五岳倒为轻。

眼花耳热后,意气素霓生。

救赵挥金槌,邯郸先震惊。

千秋二壮士,烜赫大梁城。

纵死侠骨香,不惭世上英。

谁能书阁下,白首太玄经?

——《侠客行》

大宋得一妖星,有如信陵君得朱亥、侯嬴。

对于百姓来说,那个疯啸于闹市、擎刀于辽馆的唐子浩,就是李太白笔下的朱亥、侯嬴。

印象中:

他就是银鞍白马,飒沓流星,就是事了拂衣,隐去身名的一代豪侠。

......

唐奕有过很多封号——癫王、镇疆王、唐公......

可是,人们无法忘却的,还是那个唐疯子。

他就那么潇洒的来,随范公带着稚嫩,带着抱负,踏入了开封城。

他依然就那么潇洒的去了,孑然一身,带着沧桑,带着疲惫,消失在巍巍皇城之外。

......

十年。

对于那个疯子的一切,也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们会时常唏嘘追忆;

只有瓦子勾栏里的说书人,会把编排的光怪陆离、半真半假的《疯王传》,说得绘声绘色,惹人流连。

十年虽然不长,可时光却足以冲淡那个疯子留给人们的记忆,何且,开封这个地方又从来不缺谈资八卦。

比如,已经七十多岁的老相公文彦博终于肯上表告老了。

不但副外务省副相章子厚长出了一口浊气,连诸邦番使也都偷偷地在馆驿之中庆祝了一番。

这个文扒皮,终于肯下去了!

比如,文冠古今的苏子瞻已于杨州任上圆满,正举家归京。

据说,此消息一出,开封名楼花场的姐儿们高兴得把铁塔寺的门槛都踩低了两寸,无不拜谢神明今上开恩,终于肯让全民偶像回来了。

再比如,嘉佑二年进士集团之中有两位特殊的存在,半月之后要在宣德门外开坛设讲,所讲之学更是大到没边儿。

两个字——《儒经》

......

“程颢......程颐?”

如今,二程要在宣德门传道天下的消息已经盖过了苏子瞻归京,还有文扒皮卸任的事情。

花馆酒舍、名楼大店,百姓们茶余饭后谈论的都是此事。

“此二人是哪儿蹦出来的?无名之辈也敢妄言布道?”

“无名?”

有人不知二程是何许人也,自然就有见闻通达之辈要秀一秀存在。

而这个出言反驳的还不是一般人,乃是开封第一名嘴“猴七爷”。

这可是说书界祖宗辈的存在,哪家瓦子要是能请猴七爷说上一场《疯王传》,那必是人满为患,保准你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
可惜,猴七爷虽然是上了岁数的名角儿,可偏偏就爱抬杠,一听有人不识二程,哪还坐得住?

斜眼撇着台下鼓噪发声愣头学子,蹦出一句:

“倒退二十年,你们这帮尊孔识儒的新嫩举子得仰头看这两位!”

“哦?”被呛声的青年也不生气。

他也算是猴七爷的“忠实粉丝”,自打去岁进京赴考开始,已经追着猴七爷的场子跑了不知道多少家瓦子了。更是知道七爷说书的风格,时不时就要与台下的诸位打几句岔,活络活络气氛。

能让七爷点名儿搭话,高兴还来不及呢。

“七爷爷,快点点,这二程到底有何本事?”

台下的人群也来了兴致,有人插嘴道:“二十年前就算是状元之才,那也是二十年前吧?”

“如今二十年过去,依旧籍籍无名,无名无份,说不得就是个银样蜡枪头的样子货。”

“怎么七爷爷,如此还要推捧?”

说完挑眉一笑,半真半假道:“不会是....”

“七爷爷收了这二程的银钱,与人办事吧?”

“切~!!”猴七爷闻罢佯怒甩手。

却是慢悠悠地坐了下来,捋了捋白花花的长须,“七爷我是那种人吗!?”

“是!!”

台下异口同声,拖着长音儿,带着拐弯儿,那叫一个齐整。

哄完了,皆是哈哈大笑,气氛甚热。

“唉.....”

猴七爷长叹一声,“看来得跟大伙细说说这个二程,否则老夫这一世英名哪还有保全之幸?”

台下又有人起哄:“七爷爷,您老还有英名可言嘛?”

“快说吧,这二程是何来头?”

猴七一挑眉,面容严肃起来。

“二十年前,嘉佑二年龙虎榜,你们可曾知晓?”

大伙一撇嘴,“这有啥不知道的?”

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科,即使过去了二十年,依旧被每一个读书人所铭记、所仰望。

猴七抿了一口淡茶,“那一科出了十余位相公,百多个知州,今日朝堂放眼望去,德才兼备、能臣贤吏者,尽出嘉佑二年。”

“那一科还出了个宋为庸,扬帆天下,名满全球!”

“出来了个苏子瞻,文达宇内,诗有仙骨,词若神音!”

“出来了儒将王子纯,白面神将,震慑三军!”

“当然....”猴七爷顿了顿。

“还出了一个乡、会两头魁,却为了复燕兴宋罢考殿试的唐子浩,自不用说。”

“......”

台下一阵沉默,每一个书生学子的脸上皆有痴迷,神往。

大伙儿恨不得早生二十年,与那些响当当的人物同殿较量。就算考输了,那又如何?单这份经历,就足以告慰平生。

......

可是,反过味儿来,众人又是一怔,不对啊?这些大伙儿都知道啊!!

“你这老汉,好不啰嗦!!”

“说重点!”

......

“对!!来点我等不知道的。”

......

“来点干货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干货这就来。”猴七爷依旧不紧不慢。

“你们也就只知道这些表面上的东西。”

身子向前一探。

“那你们可知道,除了唐子浩罢考殿试,尚有其他人不屑功名,考中了却也辞了官吗?”

“知道啊!!”大伙儿脖子一梗。

还真有知道的,有人如数家珍的开始卖弄起来。

“首推宋为庸,当年他受疯王所托,与祁白山祁公同出海外,探索未知,这才有了大宋皇霸四方的诺大版图。”

“次之,当属范公之子范纯礼,当年他也辞官不授,与唐子浩远赴涯州,受疯王亲传治世大道。如今范纯礼独镇海南,是为越国公,主理大岛十三州军政两务,风光无二。“

那人说完,还不过瘾,非得噎上猴七两句才肯罢休,“这些你那《疯王传》里早就讲过,我们啊,都听了多少遍了!”

“切~~!”猴七爷又是不屑的一甩膀子。

“七爷爷我书里都有,还用你小子恬噪?”

“还有谁?你这后生还知道谁?”

“啊?”那人脸一红,“还有啊?”

“当然还有!”

猴七爷立着眉毛,“而且名声虽是不显,可是若论起来,比之宋为庸、范纯礼,无论是学问,还是品德,亦或大义,皆不输阵!”

“谁!?”

大伙儿已经被猴七爷勾的心痒难奈,恨不得马上就知道到底是谁。

只闻猴七爷道:“正是如今从涯州归来,要在京中开坛布道的......”

“程颢...程颐!”

“两位济世.....圣贤!”

......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让大伙儿久等了!

愚人节,刚好大宋完结也整整一个月了。

汇报一下近况:

好好玩的玩了几天游戏...(那叫一个爽!想玩到几点就玩到几点。)

经历了一次心路历程.....(那叫一个恐怖,以为要很久很久才能和大伙再见了。)

做了几次理疗.....(老中医抛弃了苍山,女大夫手很重,疼.....)

思考了好几个故事....(快和大家见面了。)

然后就是,我又回来了。

番外是一个系列,从今天开始,会经常发。

没有订阅的压力,没有催更的焦虑,苍山反倒想静下心来好好写一写了。

等番外写完,或者不等它写完,新书也就发了,我就又要开始苦-逼的码字了。

快!

心疼心疼我!

还有就是...

想了好久,真的好久!

番外还是不收钱了....咱是在乎钱的人吗!?(哭着说的)

算是给大伙儿一个交代,给自己一个交代。

与利益无关,公益码字!

就是这么善良,可咋整!?